书架
被迫入宫后我成了暴君的心尖宠(穿书)
首页

11、11不必行虚礼(同上修改): (1/3)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daejongsang.com 新爱奇文学》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叶褚从李全手中接过松香膏,轻揩在温遥脸上,细细地轻轻地抹了一周,才放开人,“好了。”

   温遥装模作样咳嗽几声,从叶褚怀里起来,道了谢,乖乖站一边,攥着衣角。

   “脸可有不适?”

   温遥睁着又圆又亮的眼睛盯着他,片刻摇头,“脸已经不痒了。”

   叶褚鼻音嗯了下,温遥听了心里莫名一暖。

   “回头让太医看看,是否因食了某些食物所致。”

   温遥点了点头,这具身体的过敏原有哪些,他也不是很了解,但霸占着人家的地儿,就得负责,更何况这已经是他的身体了。

   叶褚继续让他研磨,温遥只能慢磨砚台,一炷香后,叶褚看他磨的墨,没忍住勾了唇,侧头看温遥,唇启:“不会研磨?”

   温遥老老实实点头。

   “将墨条给朕。”

   温遥这会儿仔细了不少,又怕将墨沾到他身上。

   叶褚接墨条时擦过温遥纤细嫩滑的指尖。

   手感极佳。

   他寻思着以后得多找机会和温遥接触。

   被带着薄茧的指腹蹭过,温遥心头颤了颤,好似过电。

   在他愣神之际,叶褚已经起身,于身后贴了上来,伸出苍劲有力的臂膀,将温遥顺势圈入怀中。

   温遥脑袋里像烟花一般,砰砰炸响。

   叶褚在他耳边轻声开口,嗓音低沉悦耳,吹进温遥耳朵里,既痒又热,如雷电之力钻入,令他浑身微颤了下。

   他并不讨厌这种感觉,每回叶褚凑近时,他都没有半点抗拒心理,似乎默许了对方的靠近。

   “先加少许水,握墨条,径直朝下磨,手别弯曲。”

   他语调缓慢,声音低越,温遥一开始还听得心不在焉,后来在他的引导下,慢慢地听了进去。

   一会儿功夫,叶褚松开手,转身回龙椅上,继续用笔批注。

   温遥慢慢挪了过去,貌小松鼠,动作间透着可爱,叶褚看在眼里冷冽的眸子柔和下来。

   温遥伸长脖子看案上的奏疏,瞧叶褚圈圈写写,没往他这边看,便比先前更大胆地凑了过去。

   换做旁人早被拖出去斩首。

   叶褚也不担心折子上的内容被他看了去,大大方方丢在温遥眼

11、11不必行虚礼(同上修改):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