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
被迫入宫后我成了暴君的心尖宠(穿书)
首页

39、10宫宴(同上修改): (1/3)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daejongsang.com 新爱奇文学》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温遥似乎不奇怪一个太监懂得驾驭之术,他不提李全自然不会费舌解释。

   只说他或许能为小主排难解忧。

   “李公公口中之人,可是你的至亲?”温遥好奇道,在他印象里李全不会为谁说好话,便认为那人与他沾亲带故。

   李全笑着说:“温小主说笑了,奴婢的亲人早在十年前就遭人杀害。”

   说得云淡风轻,没有半点如丧考妣,温遥不得不佩服他有一颗顽强的心脏,换作是他多半得恸哭流涕。

   “不知李公公口中之人是谁?”

   “回小主,他是奴婢的贱徒。”李全说:“跟在奴婢身边三四年,将奴婢的本事学了个七八,奴婢想他做掌柜,兴许能助小主一臂之力。”

   一顿,“奴婢保证此人信得过。”

   温遥见过他徒弟,个头不高,眉目清秀,憨态可掬。

   “李公公的徒弟我自是信得过。”温遥不疾不徐道:“改日还得麻烦公公。”

   李全笑道:“温小主折煞奴婢了,这些都是奴婢该做的。”

   温遥不再多言,知道对方如此待他是因为叶褚的缘故。

   李全多年陪在叶褚身边,对叶褚的喜怒摸得清楚,可纵然如此他也不知道叶褚心底藏了个人。

   那人对叶褚很重要。

   ……

   接下来的几日,温遥一边收常三传来的消息,一边看芝春缝衣裳,有时被叶褚拉去练字。

   温遥十分不情愿练字,在他看来自己这般年纪,早过了练字的最佳阶段,殊不知他这具身体才十七岁,正是练字的大好时期。

   温遥没将此事放在心上,反倒叶褚记挂上了,每日督促温遥写五篇小字。

   小字用圭笔写。

   温遥写着写着就成了团浓墨,为此他常常气得牙痒。

   衣服在宫宴头天赶织出来。温遥换上,一袭月牙华服,袖口和领口都用金线绘纹,纹理清晰精致,与叶褚的条纹十分相似。

   瞧出她的心思,温遥心里不怪她自作主张,反而因和叶褚穿同款,心底美滋滋。

   叶褚的则是一身黑袍,袖口与领口绘织的图案同温遥无二,他心里一喜,心道这丫头很懂事,对芝春不免高看几分。

   今日沐休不用

39、10宫宴(同上修改):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