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
被迫入宫后我成了暴君的心尖宠(穿书)
首页

31、02找个靠山(同上修改): (1/2)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daejongsang.com 新爱奇文学》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三人下至北街,京都内有一官道,三条小道,官道自不必多说,三条小道实际上也不小,只是比起正街上的繁华,这边要显得冷清些。

   京内百姓为区分三条小道,特取名北街,西街和东街。

   他们去的北街要比东街和西街偏远。

   三人一路走来,行人寥寥,偶有进城来的农夫,到这边摆摊,这儿靠近运河,不时有船只靠岸。

   一些小商贩就湖边卖小玩意,温遥一路看过去,视线停在一处阁楼上。

   “这家不错。”温遥停下说。

   常三一脸茫然,少爷怎么看出这家破破烂烂的楼阁不错的?

   这铺子比起其他几家,当真称得上破烂不堪。

   温遥却不以为然,示意常三敲门。

   门从里打开,来者貌似六旬,须发皆白,佝偻着背,他抬头双眼眯成细缝,打量常三,常三道明来意,老人的视线穿梭在温遥和李全之间。

   最后问:“你家公子想买下这座楼阁?”

   常三点头,回头看自家少爷,温遥见到他求救的眼神,上前跟老太公打招呼:“实不相瞒老先生,我是听人说你这酒楼要盘出去,特地过来的。”

   来时听两小商贩谈论北街的一家酒楼突然传出酒水有问题,打算盘出去,温遥听了个七七八八,估摸应该是眼前这家了。

   老太公多半是酒楼管事,闻言将他们请进屋。

   屋内比外面看着宽敞,屋子进深长,管事带他们到大堂就坐。

   温遥见不少桌椅上铺了层薄灰,看样子有段时日未营业了。

   管事静静端视,将他们脸上的神情全数收入眼中,只在温遥的脸上没看出任何嫌弃。

   进了屋,温遥看什么都稀奇,他暗自搓手,这儿的好东西可不少,就拿木桌木墙来说,它的材料就是梨花木,估计当时没少花银子。

   他黑亮的眼珠子一转,侧身对坐在另一侧的管事说:“你这儿挺不错的,想来有不少人想盘下来吧?”

   若是换做以前凿凿如此,但现如今,管事苦笑一下,说:“公子说笑了,想必您也听说了传言……”

   管事在酒楼干了十几年,从荣熙到萧条,他也从意气风华到槁木死灰

31、02找个靠山(同上修改):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