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
被迫入宫后我成了暴君的心尖宠(穿书)
首页

7、07被抓(同上修改): (1/3)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daejongsang.com 新爱奇文学》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温遥生无可恋地闭了闭眼,脑子快速转动,思索怎样解释才文理俱惬。

   犹豫间,身后男人再度启唇,语气强硬冰冷,不容置喙,“转过身来。”

   温遥不敢迁延,他缓慢拧身,抬首,忐忐忑忑迎上那双深邃黑眸。

   此人面若刀削,丰神俊逸,又冷峻不已,温遥顿感周围冷了几分。

   他露在外的耳尖泛红,一双手更是紧攥裙角。

   不敢吱声。

   男人在温遥转身时就看愣了,这张脸与记忆中的脸完美重合。

   相比几年前的稚嫩,如今眉眼展开,退去青涩,整个人更加清雅俊逸。

   那双眼睛一如既往清澈漂亮。

   男人压下亲吻他眼睛的冲动。

   一旁太监见温遥天真懵懂,怕他被罚,冒着被主子责罚先行出声,“大胆!见到皇上还不行礼。”

   温遥一脸懵然,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手脚无措。

   那模样在叶褚眼中可怜得紧,他的心猛地被揪了下,一剜李全,冷着脸斥道:“退下!”

   李全吓得扑通跪地,心道小丫头只能帮你到这儿,他装模作样的抖了抖双手,嘴上求饶,“皇上赎罪,是奴婢鲁莽了。”

   温遥也被天子突如其来的发怒吓了跳,想到书中仅有的描写,叶褚是个不折手段,心狠毒辣的暴君,性子阴晴不定,好时饶你一命,坏时一杯鸩酒。

   温遥还不想这么快就一命呜呼,他连忙跪下,额头重重磕在冰冷粗糙的地面,疼得他当即抽气嘶了声,叶褚将人扶起来,见温遥额头擦破皮了,便放柔语气,“朕不是说你。”

   温遥不敢说话,任由他搂着,就怕他质问自己来此作甚。

   叶褚看透他的小心思,也不戳穿,只问:“住哪?”

   “千鹤居。”温遥小声回答。

   声音细若蝇虫,要不是叶褚耳聪目达,估计听不见。

   叶褚松开他,见他一袭女装,眉眼如画,怎么都看不够。

   被炽眸凝视,温遥微微垂下头,不敢同他对视,心中惴惴的想,难不成他发现自己不是女人了?

   小说中提过叶褚武功盖世,可没说他独具只眼,晰毛辨发到搂了下就能分出性别?

   他内心一阵惶惶

7、07被抓(同上修改):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