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
被迫入宫后我成了暴君的心尖宠(穿书)
首页

12、12老虎头上拔毛(一更同上修改): (1/3)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daejongsang.com 新爱奇文学》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叶褚有心逗他。

   “真、真话。”温遥磕巴了下,他不明白皇帝这么问的用意。想对他透露点儿皇家秘史?还是说太无聊了想找人聊天?

   后面这种情况可能性不大,性情不定的暴君,整治以下犯上谋权篡位的大臣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会百无聊赖到和他说闲话。

   但另一方面,他又不希望叶褚会因为折子上的内容,迁怒到五岁孩子身上,小皇子对皇帝有那么点儿威胁,但人家只是个五岁的小娃娃,放在后世还只是个啥都不懂的幼儿园小朋友。

   温遥深知这个时代的孩子,从小就心智成熟。

   “朕从未将他当成自己的弟弟,朕至今没见过那孩子。”叶褚揉了揉眉峰。

   温遥轻手轻脚至他身后,轻揉他眉峰与额角,叶褚身子靠后,温遥低声问:“力度合适吗?”

   语气不掺半点谄媚,真心真意关心自己,叶褚掐了把手心,告诫自己别太得意。

   温遥不说话,叶褚过了会儿才不紧不慢开口,语气似询问,“你想见他?”

   温遥摇了摇头,他现在都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就算想保下那孩子也得等他强大了再说。

   叶褚尚不多问,将候门外的李全叫了进来。

   李全俯首跪地,脑袋不曾抬一下,正对大殿案前的叶褚,驯良唤道:“主子。”

   “宫里头先帝遗下的年幼皇子有多少?”

   李全微怔,没想到皇帝会突然问这个,他想了想回答:“先帝遗孤在宫外有一子,宫中有一子乃才人所出,皇子五岁时才人便撒手尘寰。”

   “朕问你,那孩子身在何处?”

   李全无法揣测圣意,如实应答,“在寒清轩。”

   寒清轩内一如冷宫,地处东北,终年阴虚,寒气由生。

   寒清轩冷僻,鲜有人问津。

   五岁皇子跟一名宫女相依为命。

   叶褚问完话,打发李全出去。

   奏疏剩余不多,若在以前他会掌灯连夜批红,但现在身边多了温遥,定然不能似从前,没日没夜地处理政务。

   叶褚起身至少年眼前,“饿了?”

   温遥早就饿了,闻言却违心摇头,不能让皇帝抓住惩戒自

12、12老虎头上拔毛(一更同上修改):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