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
被迫入宫后我成了暴君的心尖宠(穿书)
首页

10、10止痒(同上修改): (1/3)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daejongsang.com 新爱奇文学》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温遥将头扭去一边,不敢与叶褚对视,又不住紧了紧环着脖子的手,就怕对方一个不高兴将他扔地上。

   叶褚低头看他,温遥脸上未施粉黛,肤白剔透,眼睫如扇,此刻正上下翕动,看得叶褚冷意消散。

   李全走天子身后,端着大太监架子,身后跟着的小太监和侍卫们仍处在惊魂未定下。

   勿怪他们胆小,而是叶褚的气场太强,那冷冽的眸子扫去,谁不心惊胆跳?

   温遥此时便是又惊又怕,被男人抱了一路,怎么想怎么怪异,虽说他现在穿的女装,可也改不了他是男生的事实,而且也不知道男人要带他去哪儿,这时候他还真不敢问男人。

   叶褚早察觉到他的小动作,把人搂得更紧,脚力更快,慕遥宫距御花园有些路程,李全健步如飞地跟上去,他身后的几名小太监全跑得气喘吁吁,脸色发红,也就那几个常年习武的侍卫面色稍微好些,但脸颊两侧都是汗水不竭。

   仲秋之际,天气凉爽。他们身上的衣物不多,换平时是不会热的,但今日他们跟在天子身边疾步而行,难免就热了起来,又在当值,跟前还有皇上与温小主,不能随意脱衣,只能任由汗水从背上流淌而下。

   叶褚抱着人进寝宫,李全带人守在殿外。

   温遥被放在塌上,他有些不好意思的道谢,叶褚看了他一眼,不咸不淡道:“你道歉就这般没诚意?”

   温遥微微一愣,随即顺着他的话问:“不知皇上想让我、让妾身做什么?”

   咬着妾身二字,温遥更加赧然。

   叶褚仿若没看见一般,继续道:“过来,给朕研磨。”

   温遥后背徒然一僵,完了!他哪会什么研墨。

   叶褚又沉声道:“还不快过来,难不成又想让朕抱你过来?”

   提起这事,温遥只觉得丢脸丢到姥姥家了,他几步蹿到叶褚身边,叶褚看着眼前丝绢作底的奏疏,说:“磨吧。”

   温遥哦了两声,盯着案上的砚台发愣,他回忆以前配过的广播剧里关于研墨的描写。随后挽起云袖,随意扎了个结,拿着磨条在砚台上用力地磨,磨了几下只觉这门手艺太难学了,就这么来

10、10止痒(同上修改):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