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
被迫入宫后我成了暴君的心尖宠(穿书)
首页

20、20秘密(同上修改): (1/2)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daejongsang.com 新爱奇文学》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温遥视线移至最前方那辆珠围翠绕、富丽堂皇的马车上,马车四面用玉珠装裹,镶金嵌玉的窗牖,通体贵气。

   温遥在叶褚身上扫了一周,撇撇嘴。

   帝王用的东西果真极具奢华。

   这辆马车搁后世少说得上百万,不,甚至上千万,温遥忍不住多看了叶褚一眼,心道这男人长得好看,却是个败家的,去了现代指不定连媳妇儿都讨不上。

   温遥跟着叶褚上了头辆马车,按照大陈皇家礼数,像温遥这种没有册封的宫妃是不能与天子共乘一辇。

   但谁让叶褚是天子呢,而且还是大陈历史上唯一一个被称作暴君的新君,他的旨意在站之人哪个敢违抗?就这样温遥同皇帝共乘一辇,尝着御膳房新出的点心,喜眉笑目的出宫。

   二人刚走不久其他宫、苑就收到消息。

   贵妃拂手砸了桌案上的陶瓷盏,胸腔连连起伏,“那个该死的女人,昨夜的大火怎么没将她烧死!”

   大宫女跪在下首瑟瑟发抖,唯恐贵妃拿她撒气。

   贵妃气愤了会儿就问下方跪伏的宫女,“昨夜可是你们放的火?”

   大宫女摇头如鼗(táo),“奴婢不知,昨夜并非奴婢所为。”

   贵妃眯了眯眼,涂着鲜艳寇丹的指尖朝前伸,指甲颀长,乍眼看仿佛会戳穿宫女眼珠子,此举吓得大宫女瑟瑟发颤,纹丝不敢动弹。

   大宫女哆哆嗦嗦爬到贵妃脚边,埋着头大气不敢喘。

   贵妃狭长明眸微眯,艳丽红唇戏谑勾起,指尖从大宫女脸颊滑过,她啧了声,怪声怪气道:“这么嫩的小脸蛋花了怪可惜的。”

   大宫女立马把头磕地砰砰响,嘴里求饶,“贵妃娘娘饶命,奴婢不敢了,奴婢定当竭尽所能为娘娘办事。”

   贵妃冷冷睥睨她,见她哭得梨花带雨,楚楚可怜,一巴掌扇了过去,“本宫给你一次机会,你寻个机会将这个放进皇上的膳食里,如果再做不好,你宫外的父母和弟弟就别想再见了。”

   大宫女不断跪求她,哭喊着保证完成。

   ……

   温遥吃了一盘点心,心满意足地靠在软垫上休息,叶褚暗自记下他多吃的那几样点心,回头让御厨

20、20秘密(同上修改):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