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
被迫入宫后我成了暴君的心尖宠(穿书)
首页

122、06吃醋下(捉虫): (1/19)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daejongsang.com 新爱奇文学》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06吃醋下:

   温胜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合眼, 他怕一闭上眼,叶褚的暗卫就出现在头顶, 不想死的不明不白。

   他发了疯地逃命, 一天一夜跑死了两匹马,这匹白驹是他花二十两银子买的, 奔跑速度极快,可日行千里。

   天快黑时,他路过一茶棚, 吃了些水和馒头,喂白马吃了干草,又接着赶路。

   与此同时,沉然骑着良驹绕近路追来,他身后还跟着两匹棕马,一旦一匹无法支撑, 便换另一匹。

   从京都穿过两个县,才抵达阳县,前方探子唰地出现在一棵粗壮大树上, 这人轻功了得, 一身黑衣, 是个影卫。

   “温胜出了阳县往北去了。”

   沉然嗯了声, 不明白主子为何会派自己来, 直接让这个探子擒住温胜岂不更好?

   或许有别的用意,沉然摸了把脸,继续赶路。

   树上那人久久未动, 等沉然策马离去,抬手摘下斗笠,露出那张十分熟悉的脸。

   温胜一直逃至南河才翻身下马,给了船家一锭银子,牵着缰绳,把马拽上了木船。

   过了南河就安全了。

   温胜从马鞍上取下水囊,狠狠灌了一口,清水顺着厚唇溢出,滴在胡须上,他反手擦去,骂咧了句,继而又是一阵狂笑,没把船家吓坏,赶紧划到河对岸,又匆匆掉头回去。

   船靠岸,船家刚吁了口气,又是个黑衣男子牵着马上了船,男子一脸肃穆,浑身散发着肃杀,船家猛地吸了口气,唯恐这人是个亡命之徒。

   黑衣男子看他一眼,丢下一锭银子,说:“刚才是否有个骑马的中年男子渡河?”

   船家捧着银两,满心欢喜又颤颤巍巍,“是、是的,这位小哥可是要过河?”

   “嗯。”

   船家财迷心窍利索划浆,把人送去对岸。

   黑衣男子牵着马上了码头,纵身一跃骑在马背上,飞驰而去,尘土飞扬,船家呸了几下,心里窃喜,虽然这两人看着不像什么好人,但他们给的钱多,一下子挣了二十两,船家哼着小曲回到对面。

   莫约半刻,又是几人过来,他们骑着三匹马,四人穿黑衫,只有一个女娃子穿着破烂襦裙。

   三名黑衫男牵着马过来,一人问:“船家坐的

122、06吃醋下(捉虫): (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