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
肆意宠爱[娱乐圈]
首页

7、第七首诗 (1/6)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daejongsang.com 新爱奇文学》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这些面孔都是A4资料纸上的老熟人,元锦诗已经将他们的履历生平倒背如流,此时挽着陆尔的手臂,扮演好陆氏财团代言人应尽义务,跟着他一同微笑,举杯,轻碰,顺便送出一张DN娱乐艺人名片,期待有机会合作愉快。

   酒一轮又一轮的敬过去,陆尔显然对这种场面游刃有余,三言两语便和商界巨鳄谈下明年新项目,两杯香槟入喉,顺便把合同细则敲定。

   特助林郁和李秘书跟在身后,对着耳麦联系外场的陆氏工作人员,吩咐将新鲜出炉的合同打印出来。

   又敬过一轮酒,元锦诗揉了揉自己微笑到的僵硬的脸颊,忍不住抬眼看身侧的陆尔。

   他年纪轻轻,长相俊朗有型,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隐隐描摹出肌肉的轮廓,行走之间引人打量,在一堆大腹便便金融家和商人里显得珍贵又稀有。

   全世界都在倡导男女平|权,波伏娃的《第二性》再度畅销亚洲,商界金融界自然也不能缺少女性身影。

   宴会厅里,三两位女高管和白富美趋之若鹜,目标清楚的朝这边走来。

   陆尔眉头微皱,一手揽上元锦诗光|裸|肩|头,俯首在她耳畔讲,“一会儿为我挡酒。”

   他突然靠过来,两人距离瞬间拉近,元锦诗被他身上的香水味道包裹——是GUCCI的罪爱。

   柏木的香气,夹杂了木质东方调,源于可可西里的古典浪漫,加上来自意大利的万种风情,让人沉迷,引人犯|罪。

   温热呼吸抚在耳畔,元锦诗微微瑟缩了下,倘若她没听到这句没风度的话,一定也会陷入他的男色陷阱。

   元锦诗满脸质疑,“陆总,难道挡酒也是代言人分内的事?”

   陆尔轻轻摇晃手中香槟杯,薄唇一笑,“不然呢?倘若陆氏财团代言人的工作这么轻松,元小姐,不如换你来雇我?”

   元锦诗气得不轻,联想到那日热搜上的绯闻,猜测杨允大概患有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堂堂陆总这样毒舌没风度,杨允如果不是有病,怎么会如飞蛾扑火,心甘情愿燃烧生命?

   元锦诗暗自气恼的功夫,三位莺莺燕燕已经走到眼前,一个个眼含桃心,纷纷冲陆尔举杯

7、第七首诗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