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
肆意宠爱[娱乐圈]
首页

20、第二十首诗 (1/4)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daejongsang.com 新爱奇文学》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港片里, 饮食男女们拌完嘴、赌完气,总会偏头问一句, “肚子饿不饿,我下碗面给你吃?”

   一碗面, 最简单乏味,也最繁琐麻烦。

   瑶柱、花胶、海参、干贝一起泡发, 和鸡架, 膳鱼、豚骨一起入水,小火慢炖,煮作高汤。

   汤底要从早上开始熬制, 中途加入花菇和枸杞, 整整三个小时过去, 砂锅盖子一掀开,鲜美滋味直往人鼻子里钻。

   海虾要起大早买,一定要赶上早市最新鲜的一批。拉出的细面要多宽多重,外行人看不懂, 内行人有讲究, 这点胡阿婆最懂行。

   胡阿婆做了半辈子菜,厨艺高超堪比国宴主厨。可今天她不下厨,另有后生囡囡在厨房忙忙碌碌。

   旧时在江南,初夏要吃东山白玉枇杷,秋天要吃肥美蟹酿橙,冬至要喝清甜桂花酿酒……还少不了太湖三白,塘鳢鱼, 鲈鱼,统统要用太仓糟油烩制才够味。

   三个小时到,汤底煮好,管它食材是否珍贵,统统捞出丢掉,所有精华胶质都已经缩在浓浓汤水里。

   元锦诗拿着瓷勺尝了尝咸淡,举手投足有模有样。

   胡阿婆双眼浑浊,欣慰看着她,依稀从后生身上窥到江南气韵的传承。

   世间唇齿间的花样实在繁多,一碗面,一团白气氤氲,是含情脉脉的烟火滋味,是静水流深的轰轰烈烈。熨帖心灵,最让人贪恋。

   一碗看似普通、却穷尽奢侈的面,细如银丝,汤汁极鲜,耗尽心思和食材,包含多少掩于舌尖的难言。

   元锦诗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非要学做这碗面,直到胡阿婆一语道破天机,唏嘘感叹,“旧时这种面叫做「情人面」,繁复工序把所有心意都包裹其中,用毕生深情和耐心做出一碗面,奉给心上人品尝,有一种带着古意的浪漫。”

   浓香汤汁在喉咙里慢慢下咽,元锦诗呆愣了好久,怕白瓷碗中的面坨掉,才红着脸落荒而逃,“阿婆,楼上邻居不会做饭好可怜,我……我今天请他吃面。”

   四十四楼某位邻居昨晚参加酒会,和几位商界同仁一醉方休,结果顺理成章,今早宿醉到头痛欲裂。

   陆尔被一阵门铃声惊醒,穿着睡袍打开门,吊儿郎

20、第二十首诗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