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
皇后安好
首页

39、第 39 章 (1/8)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daejongsang.com 新爱奇文学》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范德江回了乾正殿, 瞧着时候也差不多了,泡了杯雨前龙井端进大殿:“皇上,您该停下来松泛会……”

   话还没说完, 他就察觉殿中气氛不对,一抬头见皇上脸上都快掉冰渣了,不禁倒吸一口气, 俯首退至一边, 连大气都不敢出。

   盯着手里的折子,皇帝拿着朱笔迟迟不动作, 面目冷然。平中省崇州一带连天暴雨,牡江延河水位上涨,堤坝受到冲击再现裂痕。

   好,真是好!燕茂霖才开始着手查户部的账,平中省这就出事了。

   “韩逾的身子调养的如何了?”

   范德江闻声两腿一弯跪地:“回皇上的话, 自年前韩逾染上风寒去了津边的温泉庄子后, 身子就一日一个样儿,如今已好全了, 只是瞧着样儿瘦了点。”

   “准备笔墨, ”皇帝合上折子,他要下两道圣旨, 一明一暗前赴平中省查牡江延河堤坝一事。

   “是”

   不过一个时辰,宁诚伯李骏、工部侍郎江城、大理寺左少卿佟志华受命出京,赶往平中省崇州府。同时一有几分长相的赖汉为躲赌债也出了京, 去了津边。

   明月里弄燕府, 燕景氏端着一盅参汤进了书房,见坐在黄梨木书桌后的人紧锁眉头在看信,扯起嘴角上前:“老爷, 妾身让沈丫准备的参汤。”

   “你怎么来了?”燕茂霖放下书信,抬起头看向妻子苦笑道:“南边来信了,牡江延河的堤坝确实出了问题,”那堤坝是在他的监管下修巩的,若非人为损坏,他是难辞其咎。

   “怎么会?”燕景氏忙将参汤放到桌一角,伸手拿起那封信阅了起来:“今年平中省虽连降暴雨,但远不及七年前的水患严重,按理牡江延河堤坝是绝不可能会现崩塌之象,”除非人为。

   燕茂霖深叹一声,端起参汤,搅动了两下调羹又放下:“若是人为,就罪大恶极了,”牡江下游尽是村落良田,七年前他刚至崇州府所见惨象再次浮现眼前,嘴中泛着苦涩,凄然一笑,“江阳严氏全族被诛,何等惨烈。他们竟还敢在堤坝上动手脚,简直罪该万死。”

   霍然起身,啪的一声将汤盅摁在桌上。

   看完了信,燕景氏腿都软了,拿着信的手

39、第 39 章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