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
皇后安好
首页

44、第 44 章 (1/8)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daejongsang.com 新爱奇文学》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娘娘, 苏昭容来了,”冯大海进殿回禀。坐在榻上的李安好扭头看向立于一旁的九娘:“去请苏昭容进殿。”

   “是,”九娘躬身俯首退出。

   今日苏昭容梳的随云髻不同于一般, 发髻偏右,跟在宫女后进入殿内,便快步上前, 离主位一丈之地时咚一声双膝跪地:“臣妾有罪,还请皇后娘娘责罚。”

   事发后, 她惶惶不安, 想了许久, 终还是觉得主动认罪, 先发制人为最佳。如此“罪”也就只有她认的罪,皇后这屁股底下位置还没焐热,她不会追根究底,赶尽杀绝。

   倒是乖觉, 李安好淡而一笑:“这么说你已经知道你宫里死了人?”

   打量着垂首跪着的苏昭容,其妆容很淡盖不住苍白的面。五官长得不错, 就是下颚线条过于生硬, 让她少了几分女儿家的婉约,多了两分英气。常年侍弄花草, 看来是很不满意自己的长相, 所以才想吸收草木之精, 来养气韵。

   就怕草木沾了血,给她添的不是灵气,而是恶邪。

   苏昭容双手十指相扣紧握着,指节处白森森的,泪挂在下眼睑上, 双唇颤抖着,似极为害怕,吞咽着口水久久才张口回话:“臣臣妾也是刚刚听说,”大着胆子去看皇后,“娘娘,臣妾真的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般。”

   看着样子,还真像受惊过度。李安好眨了下眼睛:“那个宫女叫什么呀?”

   “花……花芽,”一滴泪珠滚落,苏昭容抽噎着:“昨儿臣妾午休起身后,花芽给给臣妾梳头,”说着话她双手松开,慢慢抬起右手,拔下固发的簪子,拨开左边的一撮发,露出一有簪子尖尖那么大的伤口,“她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也怪臣妾坐着不安分扭了下头……”

   李安好听明白了:“你早上没来中宫请安,就是因头上伤了?”眼睛盯着那处结了痂还红肿着的伤口,这是被簪子戳的。但看那红肿和痂的颜色,可断伤还很新鲜,应该不是昨天戳出来的。

   这婆娘在撒谎,小雀儿憋不住了:“昨天午后戳出来的伤,都一整天过去了,那伤口上的痂只结了薄薄的一层,痂下脏血竟还未完全凝成痂。”

   依着她这些年受伤的经验

44、第 44 章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