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
财神春花
首页

14、贝阙珠宫 (1/4)

  秒钟记住本网站《www.daejongsang.com 新爱奇文》更新网站!

   北辰话音刚落,细沫波涛便浮

   “师兄久等。”

   甘华依旧身红衣,宫妆,眉目画,间珠翠珊瑚点缀,甚端庄雍容。与次相见比容更红润,态更娴雅,愧东海长公主气度。

   春花账本,甘华债主,连忙站,谦谨慎礼。

   肘碰碰北辰:请客老水君吗?

   北辰回等讶异

   红衣漂浮红藻,翩落座石桌另端。

   “若假借父君名,怕两位。两位必紧张,此父君请托二位已知。”

   东海水君老头,果嘴严才几

   春花忐忑头,顿觉处安放打鸳鸯棒,摧梧桐霜,甘华落落方,若易处,宽广胸襟。

   北辰先咳声:“甘华,此,春花苦苦哀求才牵涉内。怨气,便冲撒吧,做师兄口。”

   甘华垂眸珊瑚杯:“师兄莫急,此次请二位兴师问罪,答谢恩。本段孽缘,甘华身处迷障知。幸师兄财神娘斩断丝,否则,连带东海千清誉。”

   此处,幽幽叹声,身向余深深底。

   春花慌石凳,双扶住。

   “哎哎,公主礼。”

   甘华双秀目:“再。”

   春花见挚,坦坦荡荡,并假,才稍稍安,苦笑:“万千魔障难参透,公主太放关,今。”

   北辰:“啊。此水君十分担忧,片拳拳爱,才将春花拉水。此劫难,

14、贝阙珠宫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