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
财神春花
首页

20、谢家宝树 (1/4)

  秒钟记住本网站《www.daejongsang.com 新爱奇文》更新网站!

   长孙宅院坐落汴陵城西,宅院,仆役汴陵首富气派,摆设讲究,譬假山流水悦目,三步布甸,五步茶亭,厚席铺硬,石径深雕滑,像……专体力济,便设计

   方便懒散至极四处休憩,随横躺般。

   居布置颇。长孙府至少舒适享乐

   长孙春花颇亲善:“祖父、哥哥三口,凡喜简,让严公见笑。”

   严衍本忌惮微微厌恶。此打交便腻笑,教方卸防备,场笑虚伪紧,笑亲昵,盘算算计越

   若往常,严衍与此等相交汴陵身负务,虚与委蛇。

   长孙石渠仙姿眉粗黑,神甚悍,盘极稳,眉宇间隐隐凶异色,恐怕……

   仙姿随身保护,难怪长孙春花流,汴陵城横走。知肚明,察觉?

   几各怀花厅,筵席已经布位须皆白老者沉沉咳:

   “孽障,?”

   长孙石渠被仙姿硬,唯唯诺诺声:“爷爷!”

   “跪!”

   “哎。”应声跪,姿势标准,熟练。

   长孙春花:“爷爷,呢。”

   老太爷长孙恕严衍,将浑浊双眼抬抬。

   “春花带朋友回啊?曾婚配啊?”

   春花咳咳:“爷爷,哥哥朋友。”

   将严衍搭救长孙石渠言语缓慢,吐字清晰,长孙恕边听边笑,向春花眼神慈祥蔼,仿佛刚才威严易怒。听罢果,龙头拐杖,颤颤巍巍身,向严衍揖:

   “谢严恩公,救知轻重

20、谢家宝树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