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
都市管道工
首页

262.混蛋 (1/5)

  秒钟记住本网站《www.daejongsang.com 新爱奇文》更新网站!

   叶舒安慰倒蹊径,劝慰却半点诚玩笑,半点笑,除嘴损,听思。

   叶舒尴尬笑,话丝毫,坐李凤琴低声哭泣,劲儿琢磨强制安静李凤琴给叶舒机呜咽儿便叶舒拿定主止住哭声。

   李凤琴平复,擦擦哭通红眼睛,抽泣:“错,估计师哥真已经糟践‘燕翅刀’。”

   叶舒法,话却,撇撇嘴,暗暗嘀咕:“什破刀被糟践老公儿呀,师哥它做什拿它宝贝,给拿它削土豆皮嫌它脏,儿完全凶器……”

   话叶舒,等骂爽李凤琴问:“实际吧,师哥死靠猜,既燕翅刀师哥兵器,干系,问兵器师哥落吧,冤头债主,具体细算。”

   听叶舒话,李凤琴两眼复杂神色,楞儿才苦笑:“信,师兄弟几师父死便各奔东西,尤其爸爸,嫁更与师哥师姐断联系,其缘由至今,已经近三十联系已物非,线索,提及燕翅刀很久师门。”

   叶舒质疑李凤琴话,因希望师门彻底断,即便记恨,反感谢让李凤琴与师门彻底纠缠。

   叶舒李凤琴问

262.混蛋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