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
天川卷
首页

衰兰送客咸阳道(十六) (1/4)

  秒钟记住本网站《www.daejongsang.com 新爱奇文》更新网站!

   江月领车驻廷议旁,赵龙庭微笑向三朗声,“许久未见,江月友。”

   江月笑点头,“很久未见。”

   赵龙庭侧,“吧。”

   江月牵,“先吧,晚辈,跟。”

   赵龙庭摇摇头,“讲究,难怪。”领先步,江月步入亭驿。

   东城江月,谨言慎复加程度。君慎独,江月四荒著名。故常言,比身份,江月更适合儒,教化苍江月否,随便句话。“论什身份,缺江月。”

   赵龙庭先亭驿内。幽径两侧,皆长安独疏菊。疏菊此属,咸阳、剑南及陇长。形态似菊,花瓣疏离。虽此,此菊经秋风与寒霜,往往其余品菊花已凋谢,疏菊扔凌霜盛经霜月,冬雪,终究疏菊

   长安城内各处官设驿站,驿站外,长亭与短亭。名字烦,便统称亭驿。亭驿,往往求幽静。虽官与车驾纷杂,给入亭驿清静感。故长安各处官,间或车水马龙,绝,亭驿内,往往

   江月身古灵精怪打量身旁特殊菊花,轻声,“怎柔弱啊?王流?”

   王流木摇头,轻轻,“长安城,官驿,未央宫花。”

   努努嘴,爹管真严。边,便东山,偌东山随便.......”

   江月轻轻揪明昔耳朵,“真调皮。”

   “师父师父,疼,疼,疼......师父

衰兰送客咸阳道(十六)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