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
天川卷
首页

衰兰送客咸阳道(二十七) (1/3)

  秒钟记住本网站《www.daejongsang.com 新爱奇文》更新网站!

   终江月仍将王流与明昔放回古江月般,明昔江月,便顾硬扯江月青衫放。江月管明昔嚎啕哭,清楚话语,轻声安慰,“师父数,。”

   “师父数,君立危墙理,......便遵守,偏偏将?”

   江月回答明昔,张挂满泪水脸庞,目光停留王流身,却见王流声抽泣。

   “吕爷爷呢,吕爷爷应该附近,吕爷爷呢?”明昔依旧带哭声,“吕爷爷若让师父您此胡。”

   江月苦笑,徒弟倒教训师父徒儿向喜欢装,何况,思

   抬头轮明月,,“今夜应该,趁走吧。荒郊野岭,终究适合夜。”

   明昔抬头紧紧江月,问,“师父,专挑夜?”

   江月却回答徒弟笑笑,“夜比较快嘛,早点回,谁。”

   明昔闷闷,“稳,非?”

   江月答,转头招呼,“吧,反正。”

   明昔依旧悦,依旧随车。

   远处吕问水幕,默默仰头望轮明月,回忆旧般,喃喃轻语,“斜,听,尚千万残魂暂消亡,间,丝缕残魂,呢?”

   哪怕句话。江月与般,拼命劝东荒众......

   劝啊。像长安城,劝城主。

   吕问水温存。江月,明昔,王流,觉

   嘛,

衰兰送客咸阳道(二十七)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