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
天川卷
首页

数声风笛离亭晚(八) (1/3)

  秒钟记住本网站《www.daejongsang.com 新爱奇文》更新网站!

   西荒北疆,剑关城头,尹身墨色官服,与何隐高墙北望。

   何隐持长剑,剑关九剑流剑,昔尹正佩剑。旁站位关令身

   何隐轻声,“长安城内给剑关消息,厉害,恐怕......”继续,接,其实两很清楚。

   林正均再怎握重权,终究凡夫俗寿,免。比较突非常宜。钱乙久长安城副城主,历仕三代,虽力足够,却注定法独强邻虎视长安城。老城主,长安五杰,纵钱乙长安,。随老城主世,新任城主力已经足够撑座城,钱乙终究添花,却因素。今却,倾望终究,需钱乙与林正均帮助,才长安城。

   今林正均忽病危,正值今,变故陡,长安城注定遭逢秋。

   西荒北荒明白,长安城注定西荒与北荒篱笆。北荒仍旧虎视,轻扉与云川城皆随遭战火侵袭,与长安城相比,般。更何况长安城身北三城首,注定北荒障碍。

   尹欢堵死剑关途,使剑关关数百战。吕沉星则带玉阳骑,将玉阳片广袤长安城附属北荒威胁,更甚欢。按理守关千应该因长安内政乱阵脚,倾望做。长安城繁华却建立,北荒再忌惮连与再图长安,谁阻?

   何隐轻声问,“关令破境?”

   若短,危机四伏更容易北荒。若

数声风笛离亭晚(八)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