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
大宋奸臣
首页

第五十一章 是个什么jio色 (1/4)

  秒钟记住本网站《www.daejongsang.com 新爱奇文》更新网站!

   进厢兵东西,稍显局促声督运使

   唐宁认识老爹被选入支军队祁山老爹身负重伤,刀,刀。

   唐宁伤势头皮麻,受此严重伤势居已经命硬二字够形容

   边哭边给帮唐宁给老爹治伤,因唐宁边给老爹缝针,边听爹骂印象非常深刻。

   “哦,啊,父亲身体?”唐宁见,便笑句。

   厢兵何处采摘野果,唐宁,嗅空气脸色奇怪:“谢督运使身体很。”

   罢,将双送,紧张:“督运使采摘野果,果督运使话……”

   唐宁知方式向表达感激野果酸味

   唐宁酸,便笑:“东西。颗吧。

   剩便拿回吃吧。”

   完唐宁伸颗放进嘴嚼,厢兵虽遗憾,唐宁吃兴高采烈跑掉,继续回伤兵营照顾父亲

   唐宁嘴边嚼东西,边伸帐帘掀

   齐献瑜正叠被褥,听声音,知唐宁嘚瑟回爱搭理继续埋头干活,间,股呛鼻

   捂扭头唐宁,股恶臭便传

   “帐帘放啊,外。”齐献瑜扇风,皱眉头

   唐宁边放帐帘,边嚼野果含糊清奇怪:“伤兵营候,

第五十一章 是个什么jio色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