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
大宋奸臣
首页

第二十九章 马屁的艺术 (1/4)

  秒钟记住本网站《www.daejongsang.com 新爱奇文》更新网站!

   三月,孩脸。刚才晴空万,转瞬淅淅沥沥雨,等唐宁齐献瑜回营帐,身已经半干半湿,外

   齐献瑜回马车换衣服,唐宁准备周怀营帐身衣裳。

   才踏进门,周怀眉毛挑,头桌案书信指:“信,润州。”

   唐宁愣,笑:“吗,写信呢,。”

   罢走,拿信拆由鼻头酸。

   “唐兄亲鉴:

   陌头柳色已绿,信久杳,每见江边垂柳,思君至极。

   诗非效寻常,徒,搅扰与君。

   盖知君外近况,难安。

   望君每隔若干通消息,使诗知君形,慰远念……”

   “……谨记将近状详信,返与诗至盼。

   此,敬颂。”

   写完封信,王诗放毛笔,翼翼吹干墨迹。晾,仔细,放进信封

   “郎!干嘛呢!”房门忽青推近越懂礼数。进门门,王诗被吓跳,胳膊抖,放木偶

   木偶结实,摔毛病。王诗木偶见,数落:“进门歹先敲门啊,怎敲门,吓死。”

   青吐吐舌头:“郎您近经常走神啊,奴婢敲门,您反应,直接推门进。”

   王诗疑惑:“敲门吗?”

   青委屈巴巴:“奴婢敲呢,郎您吗?

   奴婢知郎定唐公入迷,听见其声音吧!”

   王诗红脸,恼羞怒。张牙舞爪青扑:“死丫头,谁。”

   青被王诗抓胳膊做求饶状,嘴却笑嘻嘻:“若唐公

第二十九章 马屁的艺术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