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
子非鱼
首页

89、二十一 云(1/5)

  秒钟记住本网站《www.daejongsang.com 新爱奇文》更新网站!

   即使, 笑。

   杨忆海笑,腿吓软。脸容易保持苦笑,像哭。

   “丑,别处。”

   低头,拔支珠钗,刘海垂, 刚遮住毁容半边脸。复抬头, 朝杨忆海笑,画般摆请坐。

   ,杨忆海觉虽容貌毁, 却仍注目魅力。假若毁容,绝色?

   假设。

   杨忆海略微低头,朝礼。明朝,男初见平常礼节, 便扬袖坐

   微微诧异,眼, 笑笑, 否, 低眉拨弄案琴弦。

   杨忆海其实问题问,琴声响, 杨忆海思打断

   弹琴技术实精湛。杨忆海欢场,丝竹聒耳少数,却未听此清澈琴音, 神,呆呆修长葱白十指,细细琴弦跳舞。候亭未察觉。

   “公请喝茶。”

   等将茶端,杨忆海才梦初醒。抬头位老翁,穿戴,像

   杨忆海见毕恭毕敬端茶奉水,很习惯,忙接

   老翁笑容慈祥,亲近感。杨忆海放松少。

   老翁走,将托盘敬递

   杨忆海刚觉诧异,阴影,突,将托盘杯茶拿走

   杨忆海惊身冷汗。久,居武功高强辈,或者高级侍卫物,遂仔细几眼。

   ,此部身形皆挡亭柱三十,其,再清。

   老翁奉完茶,站身侧,杨忆海,缓缓

   “敢问公何称呼?”

   “敝姓杨。”

   琴声顿停。

   “哦,杨公。”老翁揖,请

89、二十一 云(1/5)